百度网盘3天/1.8元
优酷会员1个月5.9元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哔哩哔哩会员 > 文章

焦点分析 看过太多合家欢中国青年终于刮开一台哔哩哔哩晚会

时间:2020-01-09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哔哩哔哩会员2.68元/月请到http://faka.xinjipin.com/lin/0C7E329BEC60F164 购买

  “鸡皮疙瘩掉一地”、“为了联盟”、“兽人永不为奴”这些字样飘荡在西装革履的交响乐团乐师头顶,场面既违和又令人目眩。

  这就是 B 站第一场晚会的特色。在三个多小时的节目里,屏幕前的观众看到了中国现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方锦龙为虚拟偶像洛天依伴奏、《权力的游戏》中的巨龙飞过头顶、《亮剑》中的 358 团楚团长高唱《中国军魂》。

  B 站的首场晚会取得了无可辩驳的胜利。这场名为“2019 最美的夜”的晚会回放在 B 站获得了 4425.6 万次播放,产生了 129.7 万条弹幕。在 B 站自己的评分系统中,3.9 万人打出了平均 9.9 的超高分数。哪怕是在更加中立严苛的豆瓣和知乎上,也有高达 9.3 的分数。微博的相关话题下面,几乎清一色全是夸赞之声。

  在 B 站的晚会视频评论区,热评第二条写道:各位,这个晚会让哔哩哔哩股价上升了近两个百分点,真是牛逼。这条评论发送于 1 月 1 日凌晨 1 点,后面发生的事情出乎所有人意料。股价继续上涨,1 月 2 日美股收盘时,哔哩哔哩股价已达到 20.95 美元,单日涨幅高达 12.51%。

  一场晚会带动股票上涨,这大概在哔哩哔哩和总导演宫鹏的预期之外。在 B 站放出的一期题为 “金牌导演在线卑微” 的预热小短片中,宫鹏说,如果自己会在看晚会时发弹幕,大概会问一句“大家满意吗”。“希望大家能开开心心看晚会,不要 diss 我。”

  B 站用户难伺候是出了名的。招股书显示,B 站 82% 的用户为 1990 至 2009 年出生的中国人,他们也被定义为“Z 世代”。年轻、审美挑剔、爱好小众、热衷于表达自我和评论他人,是这群人的普遍特征。

  “为这群 B 站属性强的人去做一台晚会太难了。他们很挑剔,眼里揉不得沙子,而且他们太专业了,太知道什么是 B 站了,因为他们才是 B 站的主人。”宫鹏说。

  但实际上为 B 站做晚会也有它特别容易的地方——恰恰也是因为有这样一群爱好统一的受众。伺候全年龄、全阶层、全中国太难了,伺候一小群人反而更容易些。

  B 站晚会视频下方的评论区已经产生了 2 万多条评论。一篇题为 《B站晚会:一次永不褪色的群体记忆》 的五星长评论写道:

  它没有为了受众热闹把年度热歌一味地拉上屏幕让大家听个响,但是也没有阳春白雪或是小圈子到抛弃它的观众,你是能在快乐的同时欣赏到美的。

  晚会选热歌其实是不用思考的,就像年会或者学校晚会拿不出节目就来年度热歌舞蹈串烧和童话改编一样,无论好听不好听,只要热起来它就是经过观众验证的,再请当红的明星来一唱,收视率和话题度就 ok 了。 而 B 站晚会给我的感觉,是 80、90 这一辈儿人真正获得话语权之后应该有的样子,开放,兼容,审美,会玩,没有框架。

  “2019 最后的夜”总共包含 35 个节目,其中 11 个节目都和 IP 作品相关,包含了《魔兽世界》、《英雄联盟》、《哈利·波特》、《我为歌狂》、《数码宝贝》、《火影忍者》等经典内容,也有《权力的游戏》、《哪吒》、《流浪地球》等新晋作品。

  B 站的中国青年在成长过程中形成了和他们的父辈截然不同的爱好、审美和追求,他们爱看漫画、追动漫、打游戏,这些爱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得不到父辈的理解,甚至是激化家庭矛盾的导火索。即便今天,我们也很难在任何一个卫视的“合家欢”晚会上看到游戏、动漫主题的作品。

  中国青年苦“合家欢”晚会久矣。不得不看的中老年辣眼配色,不得不听的热门歌曲串烧,就像年夜饭上躲不开的七大姑八大姨的灵魂拷问一样,让人感到过分甜腻和疲惫。

  卫视不能做的,B 站能做。而且 B 站不缺版权,只要导演做好挑选。宫鹏从成千上万的 IP 中挑出了这么几个,原因很简单:《哪吒之魔童降世》、《流量地球》是 2019 年爆款,《权利的游戏》是最后一季,《魔兽世界》是十五周年,《英雄联盟》是中国队获胜,都兼具纪念意义和话题性。

  其余的作品如《哈利·波特》、《数码宝贝》、《火影忍者》、《名侦探柯南》等,则是一代人永恒的青春,选了不会错。

  曾担任《中国新说唱》视觉总监的宫鹏一开始就为 B 站晚会设定了“音乐可视化”的思路。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在舞台上用音乐和特效呈现经典作品”。

  为了达到这个效果,这个舞台准备了2000 多块屏幕、面积达三千平米,6 台喷火机、60 部瞬时烟火、16 台干冰、40 部彩炮机、8 部彩虹机、4 条烟火瀑布、18 支电子喷泉、4 台升降机,以及隐藏式轨道。这个配置相比卫视大晚会也不逊色。

  除了这些硬件设施,B 站还请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闭幕式音乐团队的核心成员赵兆来担任音乐总监和乐团指挥,靳海音弦乐团、新九州爱乐乐团为核心节目伴奏,以及法国钢琴家理查德·克莱德曼、中国现代五弦琵琶代表人物方锦龙、提琴双杰之一 Luka Sulic 来现场演奏名曲。

  方锦龙与赵兆及百人乐团合作的节目《韵界》成为了晚会上最成功的节目之一。这一节目重编了《十面埋伏》、《沧海一声笑》、《将军令》、《哦,苏珊娜》、《牧歌》,以及《火影忍者》和《教父》的主题曲。

  虽然这个长达 11 分钟的交响乐节目让导演组很担心会使观众无聊,但宫鹏还是拒绝了将它缩短时间的建议。“我知道 B 站的用户喜欢观摩牛人,但我也确实没料到它会成为一个爆款节目。”

  Luka Sulic 与乐团合奏的《权力的游戏》主题曲也让人印象深刻。宫鹏的团队用视频特效制作了一条龙,辅以舞台上真实的火焰燃烧,在舞美设计上非常大胆。

  B 站有一个常用词叫“圈地自萌”,意为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娱自乐。宅文化本质上一直是一个很私人和小众的追求。虽然 B 站办了 9 年拜年祭,3 年 BilibiliWorld,但受众一直局限在 ACG (即日本动漫 Anime、漫画 Comics 与游戏 Games)自己的圈子里。但这场晚会让这种小众文化变得更符合大众审美了。

  当然,B 站晚会的内核与卫视晚会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受众的不同让二者实际上没有可比性。虽然 B 站很多激动的弹幕会将二者相比,并对卫视抒发不满或不屑,但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晚会,强求一致是不可取的。这场晚会的出现恰恰就证明了这一点。

  宫鹏本人在接下这份工作之前也不是 B 站的深度用户,他更多地只是把这个网站当作一个搜索工具。“不同的晚会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我就很喜欢江苏卫视的跨年晚会。”宫鹏对 36 氪说,B 站的晚会能够成功,是因为比较专一的社群体系支撑了晚会的底层逻辑,强大的圈层文化引起了观众的共鸣。但像 B 站这样的社群毕竟还是不多的。

  正如 36 氪此前所写的那样,从节目单来看,这场晚会似乎“不太 B 站”。作为一个起家小众文化的年轻人社区,请明星办晚会这种“卫视风”的举动必定会引起部分老用户的质疑。

  B 站晚会长评论区的热门首评题为 《突破次元壁的bilibili晚会,虽不完美,但仍是一次成功的尝试》 。这个评论给晚会打了四星,得到了 1.8 万阅读和 262 个赞。文中写道:

  实话说,起初我并不看好 B 站今年新增的“bilibili晚会”。当时我看着这嘉宾阵容和节目单,我不禁感叹一声“没内味”。

  和拜年祭不同,“bilibili晚会”并不是以日系 ACG 文化为核心,而是以全体年轻人为受众。多元化虽然是好事,但我从嘉宾名单中看不出这场晚会的潜力,当时我觉得,“bilibili晚会”除了请了一些流量明星来保证流量以外,毫无侧重点,要 ACG 没 ACG,要古风没古风,大牌歌手的堆砌也不够格。于是我觉得,这大概会是一场平庸的晚会。

  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 B 站老用户风格的评论。B 站曾经就是这么一个爱好非常统一、审美非常集中的小众群体的聚集地。

  但是今天的 B 站不仅仅只有 ACG。它正在接纳越来越多喜好各异的用户,这对于原本的 ACG 文化社区必定是一场冲击。快手土味视频和斗鱼游戏主播为 B 站鬼畜区和影视区贡献了素材,也让两种文化的爱好者在评论区偶尔交火。

  “B 站的领导一开始跟导演组提的要求就是‘出圈’。”宫鹏告诉 36 氪,B 站高管的意见是,为圈层文化而生的活动 B 站已经有了拜年祭和 BW,没必要再搞一个一样的晚会。所以很多节目不是“圈子里的东西”,而是“人本身需要的东西”。

  好在人本身需要的东西很多是相通的。宫鹏要做的就是把这些相通的部分找出来。

  “我不认为喜欢看动漫的人就没有他喜欢的艺人。我认为事事相通,因为 B 站其实是一个生态化的内容社区,年轻娱乐的内容在 B 站也有丰富的土壤和基础。不管是追星,还是对影视、动漫、娱乐、音乐等内容的喜爱,在 B 站都有原始的基因。”B 站市场中心总经理杨亮说。

  比方说,导演组一直有人建议拿掉《钢铁洪流进行曲》这样的主旋律节目,因为担心会令处于娱乐状态下的观众不舒服。但是被宫鹏力主保留。“因为数据分析认为大家一定会喜欢这样的节目。”宫鹏说。B 站去年的直播数据显示,国庆阅兵是站内排名前三的直播视频,《钢铁洪流进行曲》是其中一首阅兵式音乐。

  宫鹏接受 36 氪采访时称,军星爱乐合唱团的老兵们告诉他,大幕拉开后他们内心发怵,因为没料到台下年轻人的掌声和欢呼声会那么大,他们本以为老年人的合唱不会受欢迎。

  但是数据不会撒谎。一个看起来不是很 B 站的节目会受到 B 站观众的喜欢,这也是 B 站出圈的意义。

  被弹幕调侃为“文艺复兴”的张蔷演唱的《Lets disco》也是宫鹏力主保留的一个节目。“当我说出张蔷的名字时,导演组很多 85 后问,谁是张蔷?我说,对,我就想要你这个反应。”宫鹏想让屏幕前的年轻人产生似乎听过这首歌的印象,在弹幕里引起讨论,然后去搜这个人的名字,再回到弹幕里来,完成互动。

  B 站 2019 年 Q 3财报显示,B 站月均活跃用户达到 1.28 亿,日均活跃用户达 3760 万,日均视频播放量 7.3 亿,用户日均使用时长 83 分钟。

  中国太缺“圈层晚会”了。B 站这种瞄准某一个特殊群体的晚会未来会不会成为一种趋势?宫鹏觉得“可能会”,因为“用数据分析观众、艺人和节目的做法正在被越来越多导演采纳”。但是也未必,因为“像 B 站这样的社群确实也不多啊。”






测试码800751338233 nldngjrfzb
3690021601 ywbcmdjailynm
5704679469

上一篇:哔哩哔哩(BILI)拿下冯提莫独家直播签约释放出什么信号?

下一篇:种花组曲独特画风哔哩哔哩和新华网“走心”晚会迎新年

辽ICP备14005448号  |   QQ:937693397   |  
Copyright ©2009-2029 新极品版权所有